淫美的堂嫂。

在堂哥的婚礼上看过,只能用妖艳来形容的丽娟──堂嫂后, 对堂嫂就难忘地记忆深刻。 水漾般勾魂的媚眼…… 像似能掐出水来般的雪嫩肌肤…… 巧笑倩兮的神情, 配上微扬的翘嘴…… 一对虽称不上巨乳却坚挺诱人的美乳…… 尤其在低胸的白纱下;两团白肉更好似要蹦脱出来般的惹眼 那芭蕾舞者出身的婀娜诱人身段更不知羡煞多少宾客。 堂哥的狐群狗友们,恐怕不知用眼睛强奸过堂嫂几百遍了;更有些人趁混乱伸出「禄山之爪」, 偷抓堂嫂的两团嫩白乳就连站在旁边敬酒的姑丈, 双眼也几乎没离开过丽娟堂嫂的两团美肉。 2、引狼入室 几年后我上了大学,便借住在台北堂哥家。 由于堂哥的摄影公司在台中;因此常不在家只剩堂嫂在家开了一家照相馆;而我则算打工为刚上国一的堂弟补习功课。 自从丽娟嫁给堂哥;一直都是我想染指的对象, 现在自己送上门来;真让我见猎心喜。 从搬进堂哥家的第一天开始,我就处心积虑想要怎样才能操到丽娟。 虽然在梦中我不知道已经操过堂嫂几百遍了, 但是每次见到堂嫂我的鸡巴仍是无法克制的硬起来。 起先我仍强迫压抑自己的淫慾;但是淫慾这种东西似乎是越压抑;越是一次比一次高涨。 我于是告戒自己: 丽娟是堂哥的老婆;这是乱伦。 况且;堂哥又对我这么好…… 这样想不但没让我好过一点;反而因此让我的鸡巴更涨的难过。 好死不死,上次我要去暗房冲相片时,又让我撞见堂哥正在把手伸进裙子里;挑逗正在洗相片的堂嫂, 堂嫂: 「不要嘛……待会被看到不好啦!」 堂哥: 「不会啦;没人会进来的啦。 」 堂嫂: 「不要在这啦……不要……不……」 堂哥: 「好啦;别装了;下面都湿透了。 」 堂哥: 「来轮到你帮我含我的大鸡巴了。 」 堂嫂: 「嗯……嗯……好大噢……磔磔……呕」 从缝中, 看到堂嫂一边帮堂哥吃鸡巴一边用手指拨开湿漉漉的嫩屄。 那骚浪模样;使我的鸡巴差点涨爆。 跟着,堂哥一边操着堂嫂,一边捏着那白嫩欲滴的淫乳, 我只好套弄自己的鸡巴泄洪。 看着堂嫂那娇俏的粉嫩脸,因为正挨插, 而露出那像A片里的女星一般的表情不;是更淫荡, 一边喘气一边还叫得如泣如诉的。 「嗯……嗯……呕……呕……啊……啊……要丢了……呜……唔……」 真是销魂! 终于堂哥在丽娟的「两口」夹攻之下丢兵卸甲。 「还要……还要嘛……殴……不要拔出去嘛!」 堂嫂不满的叫着, 只见堂哥丧气的任丽娟怎样叫都不动,让丽娟在他身上磨蹭, 见状的我恨不得把此刻像铁棒的鸡巴;插到那湿热的骚屄里。 3、半妖姑妈 我不可置信的从堂弟的口中听到竟是…… 「我第一次看到的男女相奸, 是爸爸正从屁股后面操奶奶耶。 」 本来以为会听到堂哥狂操堂嫂的答案, 竟意外听到这劲暴的答案。 我假装这没什么;并说我同学有单亲家庭的, 也都跟妈妈睡在一起而我家隔壁的阿明;也被我看到过正在插他妈妈的肥穴。 堂弟被我这一说,也觉的这好像很自然似的。 而我奸淫丽娟堂嫂的计划也更往前进了一步。 但堂弟的回答,却也让我回想起小时候;艳丽的惠雯姑妈, 到家里时的一些怪事。 记得那几天,妈咪刚好出国,而姑妈正好到台南办事, 只记得那时候姑妈虽嫁人;但打扮的却不输美丽的服装model 反而因为一股少妇的妩媚更显娇艳动人。 记得一天夜里半夜醒来时;去上厕所时正巧碰见爸爸, 慌张的抱着仅罩一件透明薄纱的姑妈往房间里走去, 看见我的爸爸 只心虚的: 「小孩子还不快去睡觉」, 就碰的一声把房门关上了。 后来,只隐约听到房内传出一些呜咽声…… 当时的我, 就回去睡了。 后来,早上醒来听到爸爸似乎正跟哽咽的姑妈大声争吵, 不一会听到碰碰的巨响及啪啪的拍打声;就沉寂了下来。 哥哥告诉我说,大人的事小孩少管! 但是, 房内传来的呜呜声……似乎告诉我们已平息了这场争吵。 接下来的几天,姑妈就没出过房门;只有爸爸把饭送进房内。 爸爸只对我跟哥说: 「姑妈生病了你们不准去吵她, 知道吗?」 对平日威严的爸爸;我们当然不敢违抗 只是平时姑妈很疼哥哥;于是哥哥冒着被爸爸打的危险;偷偷地从门缝中想要看姑妈到底怎么了。 不幸后来被爸爸发现,被打个半死。 据哥哥描述: 「好奇怪;姑妈不是生病。 可是姑妈都没穿衣服;还被爸爸用麻绳绑的两个奶奶都凸出来了。 」 「而且爸爸还抓着姑妈的头发,要姑妈用嘴吃爸爸的弟弟。 」 「姑妈好像不愿意;一直呜呜的叫,但是不久又好像很好吃的样子一直舔及吞吐呢!」 「后来, 爸爸又让姑妈趴下把弟弟插到姑妈的大腿中间。 」 「姑妈本来好像不要, 因为姑妈一直在叫: 『不要……不……不可以……嗯……嗯……小强……不要……』, 但是被绑住了奶奶;又被爸爸一直抓住只好趴着。 」 「而且爸爸一直叫姑妈: 『骚货……干……操死你……浪屄……』但是, 后来我也不知道姑妈是痛苦还是舒服?」 「只见姑妈一直摇摆她白嫩的屁股 而且一直叫爸爸的名字 真怪!」 我说: 「后来呢?」 哥哥说: 「后来, 爸爸好像从镜中看到我就被抓到了。 」 「不过姑妈真的好漂亮欧!奶奶又白又大, 叫声又好好听呦。 」 后来姑妈一直待到妈咪回国前一天;才又打扮的好妖艳, 被爸爸送回台北爸爸不但各给了我跟哥1000元, 还要我们不准把姑妈生病的事告诉任何人,尤其是妈咪。 4、奸淫的理由 从堂弟那里,得知堂哥跟姑妈的母子乱伦。 虽然让我淫兴高涨,但也不禁怀疑我们家族是否流着喜好乱伦的血液。 接着,堂弟神秘的告诉我,每回堂哥只要一回台北, 奶奶总是不久就会到家里来;尤其妈咪不在家时 奶奶更是整天和爸爸待在房间都不出房门。 虽然家里的隔音算是相当不错,但是仍然多少会听到奶奶的嘶喊声, 及嫩肉被用力拍击的啪啪声。 堂弟说,他用镜子透过门缝,竟看到爸爸骑在奶奶身上, 不断的冲刺并用力拍击着奶奶的肥嫩臀。 堂弟甚至觉得,奶奶比他曾不小心看到的妈咪, 还粉还嫩呢! 后来只要姑妈一来,他就先躲到堂哥房间的窗外, 观看爸爸跟奶奶大战也因此堂弟变得很早熟。 后来有好几次,我特别去注意,姑妈来表哥家时, 两人的精彩母子乱伦的淫戏。 真想不到,国立大学毕业生的堂哥,竟会去搞自己的母亲。 不过也不能怪表哥,都快50岁了的姑妈, 看来还像35岁的美妇谁不想操呢?所谓肥水不落外人田嘛! 连我都想操姑妈的屄, 抓她那对弹性依旧的白乳。 正巧,今天堂弟跟堂嫂回新竹娘家,而堂哥又说这礼拜要提早回家, 我本来也要回南部的;但想到这个堂嫂不在的夜 也许又是一个乱伦的淫乱夜也不一定?就决定不走了。 结果姑妈竟还先来了,一副风骚欠干样, 人未到迷人的香水味倒先传到了,不知道我还在家的姑妈, 已经等不及挨插的在客厅张开大腿,淫荡的先自慰起来。 那湿漉漉的肥穴来了,突然,我想我找到了奸淫堂嫂之后的护身符了! (嘿……嘿!即使堂哥知道, 也不怕了!哈……哈……) 我偷偷的预先潜到堂哥房间 放置了一台V8;把镜头对准着那张大床。 (总有一天,我要在这张床,操丽娟堂嫂的美屄;玩她的雪白乳房!) 想到就连退路都有了;自己不禁笑出来。 没注意到以为家里都没人的堂哥,已经抱着脱的只剩缕空的蕾丝内裤的姑妈进来了。 情急之下,只好躲到床下。 接下来的一场「活塞大战」都被我全程的记录下来了, 卖命操妈咪的堂哥、失声浪叫的姑妈;一个要求儿子插死她的母亲 一个是把自己母亲当母狗操遍全身三个肉洞的儿子;好一对纵慾乱伦的母子啊! 难怪堂哥在丽娟堂嫂的屄里撑不住;我想有惠雯姑妈这种妈咪, 大概谁的阳精都会泄光的看刚才姑妈那一副贪婪、舔着堂哥肉棒上残馀的精液模样, 彷佛与吸精为生的美艳妖女没有两样。 好不容易等到堂哥说要出去买吃的,在床下快憋不住的我, 总算可以松口气了。 爬出床底的我,被眼前的景像震撼了,白嫩赤裸裸的姑妈, 正阖眼、微喘着气在床上休息。 瞬间,我想自己理智是荡然无存的了! 我用床边的乳罩蒙住姑妈的双眼, 把快胀爆的肉棒塞入姑妈的淫小嘴。 姑妈: 「志明……志……你……顽皮……呜……呜……好……大……」 (操!骚货还叫得出来, 等下让你知道我肉棒的厉害!) 姑妈: 「呜……呜……好坏……妈……咪都……殴……」 (这母狗才被干完又要了 够淫荡的) 姑妈: 「妈……咪想……要……啊……要……要……要……给……嘛……」 (才搓了一下阴蒂 就湿成这样 欠插!) 姑妈: 「插……插……进来……嘛……插……我嘛……」 (哼!我就故意多在洞口折磨你一下!) 姑妈: 「志……明……不要……折……腾……妈咪……了要上……天了, 我的亲亲……爱死你了……快……进来……」 (好吧!让我成全你 母狗!) 姑妈: 「噢……噢噢……噢……噢……死……死了……插死我……干我……操我……志……明哥……哥……呜……呜……」 (铐 干大力了;奶罩掉了;糟糕!) 姑妈: 「小……杰!怎……么……是……你不?!……不……不可以的!」 「你儿子的鸡巴都操过了 还有甚么不可以的?操!骚货操死你;还装!」我叫着。 姑妈: 「小……小……杰,我……是姑……妈呀!不……不可以啊!」 「话都说不清楚, 你说不可以停是吗?」我说。 (姑妈, 这时候就连亲妈都要操!) 姑妈哭泣着: 「不……不……呜……呜……噢……噢……」 「那我拔出来可以吧!不要哭了嘛!」我说。 (干;那么淫还装;靠!) 姑妈: 「求……你……小……杰……不……要拔……出去……我……我……会……死……」 「干死你这骚浪母狗的淫蜜屄」我叫着。 (原来;是爽到失神哭的, 害我×××) 姑妈: 「要丢……丢了……呜……呜呃啊……」 趁着淫姑妈的热淫液, 冲浇在龟头上我也大叫着,射在姑妈的淫蜜穴里。 看着姑妈失神颤栗,而我的白色热精缓缓流出;带着我的V8, 得意的离开房间。 从此,淫骚的惠雯姑妈,私下瞒着堂哥, 不但她的蜜穴让我插还给我很多钱呢! 由于姑妈是贵夫人协会的理事长, 透过惠雯虽然操到很多有钱人的情妇、夫人、小姐, 但我还是忘情不了那如狐狸精般妖艳的丽娟堂嫂。 而且我的计划正一步步得逞…… 随着我帮堂弟补习, 堂弟的功课大有进步堂嫂堂哥都很称赞我的功劳, 对我的信任也一天天加深。 而我觉得,随着青春期的到来,堂弟似忽对女人愈来愈感(真笨!家里现成的烂熟美屄不会搞。 ) 于是,我渐渐地一步步引导堂弟奸淫女人(当然先从自己妈咪开始喽!) 起先, 我从带一些美女写真给他渐渐看他不能满足, 就常常带那些『真枪实弹』的A书给他看。 起初,小超看到那些被男人肉棒插满的淫蜜穴, 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后来,看到A书里还有插淫菊花蕊,及被白浊的精液喷的满脸的女人的淫荡表情, 不禁问我。 「堂哥,插入女人的洞穴真的那么舒服吗?」堂弟问道。 「何止舒服,根本是爽上天了。 」我陶醉的说道。 「可是,那些女人怎么好像很痛苦的样子。 」堂弟说 「其实她们是太舒服了,她们都巴不得肉棒插她们呢!等你搞到女人你就知道了。 」我说。 看他的样子,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我的计划已经成功一半了。 有次我在补完习后,故意不小心留下一片VCD;片名叫「迷奸烂熟母」。 片子是描述,几个青春期的国中生不知怎么弄来FM2, 把其中一个年青貌美的母亲给迷奸了。 然后,几个同学轮流奸淫她,其中那个国中生, 本来不敢奸淫自己母亲的但后来实在忍不住;而且反正妈咪是昏迷不醒。 好死不死,偏偏他把肉棒插入妈咪的淫蜜穴时, 他妈妈好像被操到醒过来。 正看到自己的乖儿子,正压在自己身上;边玩自己的双乳;边作活塞运动, 而且旁边又围着几个儿子的同学随即吓的哭喊着要挣脱。 但马上被几个国中生给制服了,那个儿子迟疑了一下, 在伙伴的鼓动下反而更勐烈的操穴。 而刚才泄精的同学,也不客气的把沾满精液的肉棒, 塞入他母亲的美嘴。 而母亲的肉胔也没闲着,马上被另一个同学给填满了。 一群国中生把他们青春期的腥臭精液,射了那母亲满脸及身体, 才满意的离去。 从此,小男孩就以此要胁母亲;而肆无忌惮的在爸爸不在家时, 恣意的搞自己的母亲或找同学一起奸淫已经成为他们淫物的可怜美母。 过不久,我发觉最近表嫂都很早就睡了, 跟以前的夜猫子习性迥然不同而且,阿超最近一到晚上也常找不到人, 我便偷偷的注意着堂嫂的举动。 我发现堂嫂喝完阿华田之后,就好像很疲倦的想睡觉, 而且当堂嫂进房后阿超也都不见人影,莫非…… 于是, 我今天特别注意着阿超的行踪果然被我发现到, 阿超左顾右盼、蹑手蹑脚潜进堂嫂的房间。 我当然继续从门缝中,监视着阿超的一举一动, 只见堂嫂已睡熟了对阿超双手恣意妄为伸进被子里的爱抚, 一点反应也没有。 突然,堂弟掀开被子(哇!两团白奶没穿奶罩;浅蓝色的丁字内裤嫩臀中间只剩一条蕾丝了)骑到堂嫂身上, 用他那尚未完全发育完全的鸡巴;操起堂嫂的小淫嘴来。 看得我慾火大盛,看到美艳的堂嫂,被平时最怕自己的亲儿子玩弄淫美体, 让我有股说不出的快感。 接着,当堂弟熟练的抬起母亲的淫美嫩臀, 要插入湿热花蕊时;我现身喝住堂弟。 「这是乱伦你不知道吗?」我说。 「我……我……我……不是故意的。 」堂弟支支吾吾的说。 「马上出去。 」我故作生气的说。 于是堂弟心不甘、情不愿的,拿起地上衣服, 悻悻然的走出去了。 淫美体当前,我怎能放过了,特别是我唾延许久的丽娟堂嫂。 我边欣赏着这上帝的杰作;不禁赞叹堂嫂的丽质天生, 及羡慕堂哥的肉棒打(淫美母&艳美妻)。 边想我今晚要怎样享用这只妖艳的小狐狸精, 我决定先用我的舌头舌奸堂嫂身上的每一寸雪肤。 尤其,舌淫桃花蜜屄时,舌头深入堂嫂的湿热沝道, 真是美妙啊! 两团嫩白肉恰到好处的大小, 如白馒头的柔嫩触感让我忘情揉搓起来。 小淫嘴的口交也很舒服;柔美的双唇轻含着涨爆的肉棒, 美呵! 疯狂操着日思夜想的淫蜜屄(丽娟我要干死您你!) 「噢……噢……噢……噢……噢……嗳。 」我叫着 「嗯……嗯……噢……噢……呜……呜……」堂嫂闷哼着 「嗯……嗯……噢……噢……嗳……嗯……呜……呜……」 「嗯……嗯……噢……噢……呜……呜呜……呜……呜……呜……唿……唿……呜……」 堂嫂被我几乎喘不过气来, 呜呜应和着。 我又把堂嫂翻过来,撑开淫尻,用在沾满蜜汤汁的肉棒, 操淫菊花蕊最后才不舍的射在淫蜜后穴的深处, 且眷恋的紧紧抱紧堂嫂的美白淫肉。 感觉到堂嫂的淫蜜肉,不但吸吮,又紧密的包围着我, 真是爽毙了! 接着把湿漉漉的鸡巴,在堂嫂艳丽的美颜上擦干净;唿!完美(心中想着下次一定要「颜射」)。 快天亮时,我才走出淫荡堂嫂的房间,后来堂弟似乎知道我的淫行, 而半要胁半央求我在别让堂哥知道的状况下让他加入「合淫」他妈咪。 基于那也是他母亲,于是我在多方考量下, 让阿超也加入一起奸淫堂嫂。 何况,堂弟答应我把家庭访问时,让我奸淫他们那长发飘逸长、很像观月亚理沙的国文老师。 后来,我跟堂弟又趁堂哥不在时,把堂嫂半推半就的合奸了。 真不愧是虚伪的美姬淫妇! 居然一边哭着挣扎, 喊着不要乱伦;一边又用翘嫩臀上下迎合我们的抽送。 最后,还是屈服在我们的淫肉根之下。 记得最刺激的一次,是堂嫂穿着代表淫荡的吊袜带及黑色蕾丝丁字裤;在柜台跟客户谈话时, 我就躲在柜台下;用舌尖操着堂嫂的淫肉屄及香嫩尻。 等客人一出店门,我就让堂嫂趴在柜台;从淫白嫩臀后方操她的美肉穴, 真是淫美的回忆。 今晚,堂哥又不回来了,阿伟及阿雄说要来找我, 看来这样的夜晚迎接好友最好的礼物,莫过于用丽娟堂嫂的…。

上一篇:总务室的春情。 下一篇:初尝禁果的小阿姨和火辣的表阿姨。